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蜂蜜芝心焗肉】【作者:M厨师】
【蜂蜜芝心焗肉】【作者:M厨师】
字数:11102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终于要家了,那个该死的经纪人,看我回去不炒了他,竟然给我接这种活。原本说的是让我过来有个戏缺女演员,来试镜。

  通过之后,竟然是拍该死的烂广告,而且那个混蛋还替我签了合同,因为是我的经纪人所以如果违约的话赔偿的违约金我一年都赚不回来。那个拍摄公司也不着调,拖拖拉拉害我在着待了快一周。」

  我坐在候机楼里的座位上咒骂着。

  只要再过一小时我就可以坐上飞机离开这个让我心烦的国家,回到我舒适的小窝中了。

  回去后先抽那个经纪人一巴掌,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想到这我缓缓的长舒一口气,只能耐心等待登机的时刻。

  「你是伊可儿小姐么?」

  一个声音把我从闭幕养神的空间中扯了回来。

  我抬头看了看。

  两名身穿警服的壮汉站在我的面前。

  「嗯~ 是我!怎么了?」

  「从现在起你被捕了,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把手背到身后。」

  还没我反应过来,两声清脆的金属声。

  我的双手从身后拷了起来。

  「我什么都没干,你们一定弄错了,放开我,我没犯法抓我干嘛。」

  「这话你和法官说吧。这是你的逮捕令,请你老实一点,我们只是按章程办事罢了。」

  我用力的挣扎着,但面对两个和大猩猩一样的警察变得和空气一样无力。
  两个人就像揪一只小鸡一样,一路把我拖到警车中。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坐在飞驰的警车中,不知道要被带到何处。

  「这是要去哪?」我小心的问到。

  「法院。」

  「法院?不是先去警局么?我要找律师。」

  「你去的是高等女子法院,那里用不着律师。你就好好在后面闭着嘴马上就到了。」一旁的警察不耐烦的吼道。

  我吓得立马停止询问。

  这种压迫的感觉让我大气不敢喘一下。

  没过几分钟警车停在一栋漆黑的建筑物前,黑压压巨大的体积让我看着就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压抑,不断地有被押解的女人从门口进进出出。

  虽然没有注明,但着一定就是之前说的,女子法院了。

  「好了,快下车。」坐在副驾驶的警察下车后给我打开了车门,一把将我提溜出来。

  我就这样,被他们两像敢鸭子一样,把我带到大厅中的前台处,在几百个窗口中挑了一下空闲的过去。

  「嗯?犯人的逮捕令我看一下。」坐在高大办公桌后的伸出一只皱巴巴的手,不看人就知道后面坐的一定是个有臭味的老头。

  其中一人将逮捕令递了上去。

  一阵哗啦声后,从桌子后露出半张早已秃顶的老脸。

  他推了推老花镜,看眼逮捕令,再看看我确定无误后。

  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去3014号审判厅。辛苦警官了,剩下的交给我们的两位警卫吧。」
  交接完成后,一名警卫推了我一下说道。

  「那边!走!」

  「哎!你们怎么都老是动手动脚的,小心我投诉你们。」

  两人相互一对视,嗤鼻的冷哼了一下。

  没有再理会我。

  我也不情愿的走向前面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

  走廊两侧的门后不时地走出被押解的女人,她们都非常奇怪,有些表现的满心欢喜,流露处一种急不可耐的表情。

  另些则一脸恐惧泪水,甚至还有昏死过去,被押解的警卫驾出来的。

  这诡异的气氛让我心中更加打怵,与其说这是法院,倒不如说这是天堂和地狱的岔道口。

  走到3014的大门前,警卫替我推开后,我走了进去。

  看了看四周,不是很大的房间中,就像电视中一样,正前方一个头戴白色卷毛假发的人就是法官吧,两侧分别坐着5名陪审团和检查官。

  只是少了旁听席。

  两名警卫把我押到前面的椅子上让我坐下。

  「核实信息,名字?国籍?年龄?」法官翻着手中的资料。

  「我叫伊可儿,24岁,来自中国。那个~ 法官大人,你们搞错了吧,我只是来拍戏的,真的没干什么坏事。」

  「嗯!拒不认罪么?那我来告诉你你触犯了哪些法律吧。吭……嗯~ 嗯~.」法官清了清嗓子。

  「未遵守行人出行法,损害公共财产罪,非法滞留和拒捕。因你是非本国公民我给你解释一下,本国奉行秀色文化,男女法律实施分行政策。

  虽你是外籍,但在我国触犯了法律会按女性专用秀色法实施量刑。刚才的罪名说白了就是出行没有礼让男性,损毁了3株市政绿化草,超出批准的滞留时间1天。

  还有你在被捕的时候有反抗动作。数罪共罚,判决你有期徒刑1个月在此期间强制产奶30升。立即执行。」

  「开……开什么玩笑。我要上诉。我不坐牢,你们的判决都是独裁。」我激动的叫嚷道。

  当我说完这句话后,整个房间都雅雀无声,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我,好像我做了一件让人不可理喻的事情。

  不错,我做了一件对女人来说在这个国家很糟糕的事情。

  「她敢藐视法律。他说我们的法律是独裁?」

  「一定要重新审理这个案子。重判。」

  「对!让她死。」

  陪审团的所有人都在斥责我。

  场面一度开始失控。

  我这才明白,我说出的是杀掉自己的利刃。

  「铛~ 铛~ 」法官拿起木槌,用力敲了两下,炸锅的形式渐渐冷却的下来,法官沉思了一下说:「鉴于刚才犯人伊可儿藐视法律,侮辱国家,犯下重罪。
  现判决犯人伊可儿,没收所有财产,永久剥夺人权,身体归国家所有和处置。」
  我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全球的人都知道,在这个国家被夺取人权,她就会和牲畜一样,最后成为美味的食物,被吃掉。

  「对~ 对不起~ !我~ 我错了。我收回刚才的话,我不上诉了。我错了。不
要这样。求你们了。」已经吓的四肢发软的我苦苦哀求道,但这没有任何作用。
  法官摆手示意了一下。

  我瘫软在地上,艰难的一点点向法官和陪审团爬去,哭着乞求着,希望能改变现在糟糕的判决。

  「求求你们~ 」还没有说完问我感觉脑后一疼,失去了意识。

  「这是在哪?」我在一个空旷的房间中醒来,摸了摸还有点隐隐作痛的后脑,努力的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的衣服呢?」缓过神来我猛地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只有脖颈上有一个金属项圈。

  上面一根细揽绳链接着天花板。

  不论我怎么拉扯项圈和细缆绳怎么都拿不下来。

  就在我想尽办法时,从房间的自动门进来一个穿白色工作服的男人。

  我一惊,马上用并起双腿,手臂尽力遮挡住暴露无遗的三点处。

  那男人看到我全身赤裸,不但没有走开,反倒走到我身旁,一手托起我的下巴。

  「嗯~ 很不错哦~ 害羞什么,你全身的衣服都是我脱下来的,还给你全身清洗了一下。嘿嘿。」

  「你是谁~ 谁?,要干什么?」我害怕的蜷缩起身子。

  「我是这个研究所的所长,大家都叫我金所长,至于要干什么。只是给你身体采集些数据。」

  「数据?不~ 请你放了我吧。你叫我干什么都行,求求你救救我,放我走吧。」
我突然想起自己的处境,看到着只是个研究员,我好像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什么都可以?那你转过去,撅起屁股像母狗一样摇摇尾巴,叫两声。」
  「这怎么可能~ 太~ 太下流了!」我看着金所长那没有表情的脸,好像他会这样一只等下去,直到看到他希望看到的。

  「我~ 我~ 明白了。我做!」

  我翻过身子跪趴在地上把屁股抬起来,做出这么羞耻的动作,我闭上眼睛,泪水从中挤了出来,我扭动着屁股,屁眼和小穴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旺~ 旺~ 」为了活下去我彻底抛去了廉耻。

  「真是什么都做呀,可是我可没有权利放了你。」

  「你怎么可以~ 啊啊~ 啊~.」

  没等我说完,金所长的食指和拇指像钳子一样捅进我的屁眼和小穴中死死夹住。

  「好疼!快拿出来~.」我扭动着屁股想使手指从两穴中脱出,越是挣扎两只手指就越用力的死死卡主。

  「这就受不了了?一会测取数值的时候还要疼哦。那我们开始吧。」金所长将手指从我下体中抽了出来。

  我抽泣着蜷缩起身体,捂住隐隐作痛的小穴,恐慌的看着他,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对我又干什么。

  「这个房间可是我的心血之作,身体动态,声音,表情,肌肉活动,精神状态,就连你的思想活动都会被记录下来,就是说你在这的一切都被复制下来,这样做出来的人才逼真,不~ 就是真品。哈哈哈~.」

  「人~ ?」

  「你已经属于国家的了,当然要榨干你身上的每一处价值,在我这准确的来说取你的数值做成性玩偶,就像普通的商品一样,你会被摆在柜台上出售。好了开始吧,首先先把你的身材取一下模。」

  说完他按下手中的按钮,我脚下的地面渗出一片黑漆漆的粘液,就像蠕虫一样想我移动过来。

  「啊~ 这是什么?走开!太恶心了。」我双腿踢蹬着想把爬上身体的这些恶心的东西弄掉。

  「恶心?这些可是我的小宝贝哦!一群纳米机器人。他会覆盖你的全身,然后记录下你的身材比例,取出的模型数据会精确到你身上的每一个毛孔。」
  尽管我奋力挣扎想摆脱这些黑乎乎的玩意,但这些东西就像一坨史莱姆,从我的双脚开始慢慢的吞噬着我。

  转眼间我的两条玉腿已经完全被包裹住。

  「啊~ 那~ 那里不行!不要进去!」

  我感觉到这些东西不光覆盖我的身体,它们撑开我的小穴的肉缝和屁眼,咕嘟咕嘟的流了进去,不光是阴道,就连子宫和我直肠的深处都充满了着些冰凉的纳米机器。

  其它的纳米机器继续前进把我的屁股,肚子和乳房都聚了一层,在别人看来我就好像穿了一件黏糊糊的紧身衣,这些东西不断地挤压着我的全身,我下体两穴中的纳米机器也再不断地变形撑大,来获取我身体的形变信息。

  我好像案板上的一块面团被不断地揉搓着。

  就在我被压的呼吸都有点困难时,这些黏糊糊的纳米机器从我的口和鼻子钻了进去,一直到我喉咙的深处,恶心和窒息的感觉让我剧烈的挣扎。

  就算怎样扭动身体想呼吸一点点的空气,这都是徒劳。

  逐渐的我感觉空间开始离我远去,身体不时的抽搐。

  「到此为止了么?我的生命就这结束了。好痛苦。」

  就在我以为要死的时候,覆盖在我身上的纳米机器像沙子一样掉了下来。
  「咳咳咳~ 咳咳~.」我就像刚救起溺水的人一样不住的咳嗽。

  「你不会死的,至少现在不会。刚才取得了你基本的身体信息和窒息感,那开始下一项。」

  「咳~ 你到底要干什么!咳咳~ 不要再折磨我了。」

  「你以为会把你做成个充气的么?我这出产的都是高仿真的机器人,不光是你的身体骨骼,皮肤触摸的感觉。因为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要模拟很多情况下的数据,比如这样!」

  金所长两只手猛地抓住我胸前的乳房,用力的撕扯。

  我痛的啊啊直叫。

  「后面还有很多,你可要慢慢享受。」

  我脖子上的项圈把我拉了起来,金所长一拳打在我的小腹上,超用力地一击让我弯腰护住肚子,但粪便和尿液不自主的流了出来。

  这一击竟然让我失禁了。

  「哦~ 竟然一拳都打出屎尿来了。把我实验室弄脏这账可不好弄呀。就多给你点惩罚吧。」说完密集的拳头落在我的身上,我被项圈吊着就像一个肉做的沙袋,强制踉跄的站着。

  「不要再打了,啊啊~ 求你了。是我错了。不要再打了~.」

  金所长可不管这些,正在兴头上的他一拳拳打在我的身上,尤其是胸部的乳房,被拳头的打出各种形状。

  过了5~ 6分钟,金所长看样也累了。

  站着喘着粗气看着我。

  我早已遍体鳞伤的瘫跪在一旁抽泣,就连哭的力量都没有没。

  「我休息一下,你们准备下一项。」金所长指示着他的助手。

  他在我手腕和脚踝锁上四个枷链,双手锁在身后,双腿也只能小幅度的移动。
  「下一项你的四肢可要老实一点了。」说完他把一桶黏糊糊的液体泼在我身上,两只手把这些黏糊糊的东西涂匀。

  但他也不忘来戏耍一下我的身体,胸前的两乳在他手中把玩着,拇指和食指揉搓着我的乳头。

  最后他的手指都伸进我的阴道中,将黏糊糊的液体涂满在里面。

  就在我喘息着扭动身子,有点感觉时,两个连着电线的鳄嘴夹突然咬住我的乳头,下体凸起的阴蒂上也被另一个鳄嘴夹咬住。

  我如同触电般蹦起身子疼的晃动着,但是著正好起了反作用,夹子上的鳄齿咬的更深,好像真的有三只迷你小鳄鱼要把我的乳头和阴蒂咬下来一样。

  「老实一点,这样不会太疼。」助手按住我,又将四个电极贴固定在我的乳下和腿根内。

  「把这些夹子拿下来~ 好疼~ 求你~ 呜呜……」还没等我说完一个口球把我
的嘴堵得严严实实。

  「下面开始电击测试。」金所长拿着手中的开关向我摆了摆。

  「呜呜~ 嗯~ 呜~ 呜~ 呜呜~ 」我惊恐的看着他,求他不要按下去。
  「什么?我听不清~ 你要让我按下去么?那就如你所愿。」

  金所长按下手中的开关,一股强电流瞬间击穿了我的身体。

  再加上刚才涂在我身上的是导电液体,我已经控制不住我身体任何部位,电流夺取了每一根神经通路,身体不住的的抖动,胸前的乳房被电的上下跳动。
  不知是高潮还是失禁,从我的小穴中不断喷出晶亮的液体。

  「给她堵上。」金所长指了指关不上的小穴。

  「啊嗯` 呜呜~ 嗯啊啊啊啊啊~ 」

  助手带上绝缘手套,拿起一根金属阳具,不留情的塞到我的小穴中,这根电流jb刚触到我阴唇的时候,啪的一声打起一道火花。

  我痛苦的扭动着身子,想甩掉塞在我阴道中的电阳具,但是它就像根磁铁一样紧紧的吸附在我的体内,而且它和夹在我阴蒂上的鳄嘴夹每一次碰撞都啪啪作响。

  我面前的两人就在看喜剧杂耍一样嬉笑着。

  不一会,持续的电流通过身体,我身体都已经麻痹了,眼球反白,口中的唾液从嘴角溢出,全身都冒着白气。

  金所长看我快不行了,断掉了手中的开关。

  解下了我脖子上的项圈和束缚工具,已经失去知觉的我立马瘫倒在地板上。
  如果不是我不时的抽搐一下,身上的热气还以为我被电烤熟了。

  金所长脱下衣服,搂住我的腰把我身子正起来,分开我的双腿,他早已经勃起的肉棒对准我快电熟的小穴,早已失去反抗能力的我头和手臂向后垂下,只能任由他摆布。

  「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环节了。」说完金所长用龟头分开我的阴唇,就像一只要归洞的泥鳅,噗嗤一声进入我的阴道。

  「哦哦哦哦~ 太爽了。」金所长一边抽插一边发出恶心的呻吟声。

  虽然我身上的电流已经切断,但还有小部分残留在我的身体里,痉挛的阴道紧紧包裹着金所长的肉棒,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他的下体流遍他的全身,就像强劲的薄荷味刺激着他中枢神经。

  「哈哈哈~ 就是这种激爽的感觉,tmd你这阴道还挺紧的,里面也挺热乎。」
金所长下体不停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一旁的助手看的饥渴难耐,掏出已经邦邦硬的jb,拍了拍我耷拉这的脸。
  「渴了吧,给你来点饮料,好好的吸。」说完把他那腥臭的jb塞到了我的口中,被电的短路的我乖乖的吮吸着,不时地还用舌尖舔他的龟头口。

  「靠~ 你这技术从哪学的?太tm的舒服了。你们这些模特就是些高级妓女吧。好好的伺候着我。」

  不多时,前后两人都把两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体内,发泄玩他们的兽欲后,只留下意识不清的我走了。

  「结束了么?」我抱着自己颤抖的身体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铛铛铛铛」一阵吵闹声,我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我扭动了一下已经脱力的身子,发现双手被捆住吊在半空,我努力的伸出脚尖刚刚能触碰到地面。
  黑暗的空间让我更加的不安。

  我这是在哪?

  「欢迎收看『M的厨房』,不知不觉已经和大家度过一年了呢!今天我们教大家做一个特别的调理,会用到两个新工具,想购买的话请登录我们的官方网址购买。同时购买还有惊喜大礼包。那先让我们看一下今天的食材吧。」

  我面前的帘子被拉开,外面强烈的灯光迫使我眯起眼睛。

  我适应了一会后,看了一下四周,我发现自己在一个演播厅中,虽然一丝不挂,但舞台的灯光照在身子上感觉有些燥热。

  一个穿着厨师服的人向我走过来。

  我知道他接下来要对我干什么,我惊恐的摇着头,扭动着身子想远离这要夺取我生命的死神。

  「不~ 走开~ 理我远一点,我不想死!谁来救救我!」我眼中噙着泪水求饶道。

  但这种无力的声音根本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啊嗯~ 」

  他走到我身前一把抓住我的左乳,开始拨弄我的乳头,猝不及防的我无意识的呻吟出声。

  「哦!看看今天的食材,已经达到上级的品质了。细滑的皮肤,弹性十足的肉臀,还有软嫩的脂肪。这一身美肉真是多一分偏肥,减一寸略瘦,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我~ 我不好吃~ 放了我吧!对~ 对~ 我有病,吃了我会传染的。不要吃我,
求你了!」

  「不要狡辩了,你已经通过检疫了,你可是一头健健康康的肉畜。再说你应该高兴,这可是本节目的一周年特别期,肉畜的挑选那是更加的严格。你能被选上可是对你身体的认可。你们这些女畜不都希望别人夸你们美丽么?」

  「可~ 可是~ 我不想死,不想被吃掉。我是被冤枉的!放了我求求你了。你把我当奴隶养着,我会听话的。你随时想干我都可以,只要你救救我,我什么都肯干。」

  「呵呵~ 淫荡的本性漏出来了?想被肏一等,马上把我干上天。好了到此为止,谁都救不了你,你还是享受一下被烹调的过程吧。很宝贵只此一次哦!」
  说完,他不再理会我。

  转身走到台中央。

  「好了,今天我们来做一道『蜂蜜芝心焗肉』,今天的肉畜十分的出色,她多汁的身子已经让我迫不及待了。如果您也想定购一头美味的肉畜,请认准M牌,我们提供安全放心又美味的肉畜。」

  「首先,我们把肉畜放到料理台上,全身要涂满油脂,我们的肉畜已经做过处理,屏幕前的观众如果在别处购买的肉畜不要忘记处理肠污物和去除死皮体毛。」
  我被厨师单手从架子上拎到料理台上,在他恐怖的力气下我就像一只白条鸡一样任由他摆布。

  与我身体触碰一起的冰冷的铁质台面使我瑟瑟发抖。

  他拿起一把油膏放在我的乳下轻柔的摊开,熟练的涂油技巧让我感觉我好像在做SPA。

  他特殊的手法,挑逗着我的乳头和阴蒂,中指和食指则在我的阴道中刺激着G点,原本绝望的负面心情也销退了一点,我的心中开始掺杂着一丝性欲。
  我闭上眼皱紧眉头,这种不安的欲望竟让我扭动身子,大腿内侧也不由自主的摩擦起来,呼吸也变得加深,不时的从口鼻中发出隐约的淫叫。

  厨师性爱式的处理手法不是为了占我的便宜,在他眼中我早已是一块味美的好肉,怎么让我肉身中的美味因子从我每个细胞中开发出来是他最直接的目标。
  我全身油亮亮的侧躺在台子上,深深地呼吸胸口上下起伏,脸颊显出淡淡红晕,只是简单的涂油我就像刚刚经历过性爱高潮一样。

  厨师拍拍我的屁股,满意的点点头。

  「接下来我们将她放到烤盘中,要像这样把四肢固定好,然后放进烤箱中。」
  我现在就像一只特大号的火鸡一样平躺在烤盘上,两腿和双臂折叠起来固定在身体的两侧,私密的小穴菊口一览无遗。

  「几天用到的烤箱是最新的智能纳米烤箱,平时大家经常给我留言问道,怎么烹调女畜做的好吃。

  根据我多年的料理经验,肉在烹调时高潮时可以极大提高鲜美程度,但是在烹调时你又不可能自己进入烤箱在烹调肉畜时和她做爱。

  只要你有了这一台智能纳米烤箱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不论是多少度的高温,你可以尽情的给与她性高潮。」厨师停顿的一下。

  「当然,你还需要一个多功能玩偶。」

  说完,他拉下身旁的幕布,后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赤裸女人。
  「这多功能玩偶,完全参照仿生技术,这个版本是复制今天的肉畜伊可儿制作,身体的比例,皮肤触摸的感觉,和本人完全一样,就连她全身的神经和分泌系统也完美的复制。」

  说完他将手指插入玩偶的小穴中,我的冒牌货竟然扭动起屁股并且发出阵阵淫叫。

  厨师抽出手指,将手指上晶莹的粘液放入口中吮吸起来。

  「嗯~ 不错,蜜桃口味。好~ 言归正传,烤箱和玩偶是可以相互链接的,比如说我们一会烤制肉畜时,烤箱会分析肉畜的状态。

  反映到玩偶上,你对玩偶动作也会反应在烤箱中的肉畜身上。这样你就可以烹调出美味可口的烤全女了。嗯!烤箱也预热好了,该你登场了。」

  「不要~ 我不要进去。」我流着泪求饶道。

  厨师微笑着将我推进烤箱中,一道隔热板被拉下来正好卡在我的脖颈,把我的身子和头分隔开,这样既可以保持炙烤我的温度又可以等我的身子烤熟时头可以保持美丽的样子。

  「好烫,里面好烫~ 啊啊~ 让我出去~ 求你了,我不想在里面。」
  刚推进时的温暖瞬间转变成炙热的温度,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就像被针刺的一样,我扭动着身子想逃出烤箱,但这都是不现实的幻想,这个烤箱对我来说就像妖怪的大嘴,嘴里美味的肉怎么可能会吐出来呢!

  「再忍一下!烤箱设置的是最低档,不过也有100多度,你一会适应了就能感觉好些。」

  不知是错觉还是他的鬼话是真的,一分钟后,针刺的感觉慢慢减退,取而代之的是麻麻的感觉,但这总比开始时好多了。

  厨师看我已经不在挣扎,他抱起我的玩偶放在料理台上,摆出和我同样的姿势。

  「现在,我们来给她调调味。」说完,他露出早已擎天的下体顶到玩偶的穴口。

  「咦~ 嗯~ 什么东西。」

  我虽然全身刺麻,但依然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触碰我。

  「不要~ 不要~ 」

  那东西顶在我的小穴上分开本来闭合的阴唇上下摩擦,我努力的抬起头看向烤箱中,透过隔热板我发现从烤箱的壁上竟伸出一根和肉棒一样的东西正在蹭我的小穴。

  这时我明白了他刚才说的话,我竟要在被烹调的过程中强奸玩弄。

  两只手从上壁中伸下来,揉捏我的乳房。

  「不要捏~ 走开,啊啊~ 不要揪那里,疼~ !」

  「不要抗拒了,好好享受吧,开始了哦!」

  说完他的肉棒,猛地插进玩偶的小穴中,烤箱中的肉棒也插进了我的体内,这根滚烫的肉棒在我下体中随意抽插,虽然这些肉棒和手是从烤箱中伸出来的,但真实的触碰感觉,好像真的有个人在烤箱中干我。

  「呜呜~ 啊啊啊~ 那里~ 那里~ 咿~ 不要~ 嗯~ 嗯~ 啊啊~ 」

  我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抗拒的我,竟开始有了感觉,我的小穴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收缩,两胸变得发胀,乳头也挺立起来。

  「真是个淫荡的肉畜,你的B可真有感觉,紧致又有弹性,乳头也翘起来了,你的身体很诚实么!哦,我感觉到你的小穴开始颤动了,要高潮了?让我来赏赐你点好东西。」说完他加快了一倍的抽插频率。

  「啊~ 停下来~ 太快了~ 啊啊~ 啊~ 不要~ 不要射~ 啊啊~ 要~ 要~ 去了~
嗯~ 嗯~ 啊啊啊啊~ 」

  在我高潮的同时,一股滚烫的液体灌入我的体内,着假玩意还能射么?厨师把他的肉棒拿了出来,但我身体还不时的抽搐着。

  「大家和你一样,都很好奇,着烤箱竟然可以模拟射精?嗯~ 这样说只对了一半,我们今天可是做的是蜂蜜芝心焗肉。

  对了~ 刚才射进她体内的是香甜的芝士,可是这点量可不太够呀,所以屏幕前的各位。

  你要你购买过我们以前型号的玩偶或者飞机杯,那就扫瞄左下角的二维码即可链接这一台智能纳米烤箱。让我们一起完成这着道美味的蜂蜜芝士焗肉。」
  「不,不要~ 求你了~ 不要这样,放了我吧。」

  「你现在可有两三成熟了,你现在出来可真是暴殄天物,只能把你丢掉在厨余垃圾里面了。你还是在里面好好呆着吧。你看要开始了!」

  我看向烤箱中,从四壁中伸出不止一条肉棒,其中两条瞬间钻入我的小穴和后庭中,就像发动机活塞一样,噗哧噗哧的在我体内进出。

  没有插进去的则用我的前胸和脚底为它们乳交和足交,全身上下只要能用的地方都有一个肉棒在摩擦着我的身体。

  「好粗~ 不要,不要再射了,啊啊~ 肚子好胀~ 呃呃~ 难受,已经装不下了
~ 不要~ 快停下~.」

  芝士一波又一波的射进我的体内,隆起的小腹证明我的蜜壶中充满了芝士,装不下的芝士从两片蜜唇中盈溢出来。

  我感到自己的肠道中如同灌入了水泥,后庭上的肉棒就像一个不停歇的灌肠器,源源不断的将粘稠滚烫的芝士挤入我的肠道中,就像一只不可阻挡的军队,顺着弯曲的肠道一路向前。

  突然间我感到一阵恶心,我的胃如同在翻江倒海般,而且不断加剧。

  「骗人~ 这不是真的~ 不要啊~ 快停下~ 要~ 要出~ 出~.」
  还没等我说完,我感到压抑的感觉直逼我的喉咙。

  「啊唔~ 啊啊唔~ 呜呜呜~ 唔~ 」

  我体内的芝士竟然逆向的在我肠道中走了一圈从口角溢了出来,我感到呼吸变得困难,全身不住的颤抖。

  真实的濒死感,笼罩着我。

  厨师见芝士已经从我空中溢出,在控制面板上按了几下,收回烤箱中的所有肉棒,并加大了烤箱中的温度。

  喉咙中的芝士稍稍退了下去,恰好能让我呼吸。

  我已经感觉不到烤箱中高温,确切的说我已经感觉不到我身体的存在。
  我看了一眼烤箱中的身子,我不敢相信,我全身已经变成金褐色,皮肤上滋滋油脂让我看起来格外的美味。

  两个油光的乳房依然耸立在胸前,两颗乳头点缀在峰顶。

  我的蜜穴口上溢出的芝士沸腾的『啵啵』吐着泡泡和热气,就像前几天我吃过的日式汉堡肉,只是融化的芝士下面不是汉堡肉,而是我的穴肉。

  厨师最后把蜂蜜和芝士浇撒在我的身上,现在需要的只剩下等待。

  「叮~ 」

  厨师打开烤箱,将我从里面拖了出来,金褐色油亮的身子冒着热气,半睁的眼睛已经失去之前的活力,我身上融化的芝士流淌拉丝,他按了按我的小腹,浓稠的芝士从我的蜜穴和后庭中挤了出来。

  因为厨师用的是特制的白芝士,我就像被轮奸射精了1000次精液遍身。
  但就从我淫乱的肉体上散发出让人垂涎的香味,是那种肉的香和芝士的甜完美的融合。

  「什么东西好香~ 这是哪?他穿的好像是厨师服装,在餐厅么?我怎么动不了?啊啊啊~ 这是我的身子怎么变成烤鸡了?这一定是梦!」

  经过长时间的炙烤,我竟然还活着,正确的说这只是一种混乱的意识。
  「好了!今天的『蜂蜜芝士焗肉』已经完成了,哦~ 她发出的香味已经让我等不及了。在品尝她之前还有一件事,今天是节目的一周岁生日,当然要有birthdayparty啦。大家都上来吧。」

  厨师招呼台下的工作人员都来到台上。

  他们几个人抬起烤盘把我放到餐桌上,一根漂亮的蜡烛插进我的小穴中。
  「生日怎么能少蜡烛,让我们大家共同许愿,给我们的节目送上真诚的祝福吧。」厨师点燃插在我小穴上的蜡烛。

  所有人手拉着手围在我的身边默默的许愿。

  「嗯,好了,让我们吹灭蜡烛,1,2,3~ 呼~.」

  厨师拔出吹灭的蜡烛,从架子上拿起一把称手的刀具,来分割我身上诱人的美肉。

  「我们先来点这『肉蛋糕』的特色吧。」

  厨师用刀尖在我后庭插了进去,熟练的在菊口转了一圈,将周围的肌肉切断,刀尖一挑,热呼呼的肠子咕噜噜的被拖了出来。

  一开始是大肠之后是小肠,厨师『铛铛铛』几下,我的肠子就被剁成小段,在芝士没淌出就把一段段肉肠装盘。

  「请大家品尝芝心肠~ 」

  所有人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热腾腾还在流淌拉丝的芝士肠段。

  填入口中。

  「嗯~ 处理的真好,一点异味都没有。」

  「是呀!着玩意很有嚼劲,又多汁,再加上灌上芝士香味,好吃到爆!」
  我体内的肠子没多久就切完了,前菜很快就一扫而光。

  我看着肠子一点点拉出切断,现在利刃已经摆到我的胸前,厨师乳肉连同下面的胸肉一刀切了下来,真的就像在切蛋糕一样,丝毫试不出阻力。

  「感觉不到疼啊~ 这真的是梦!但这个噩梦也太真实了,快醒来。我好像真的成了一块肉蛋糕,被着些人分食。不要啊~ 不要再割了。」

  我发不出一点声音,厨师将我身上的肉源源不断的割了下来,两个乳峰,一块阴排,还有切成厚片的臀肉。

  一块块从我身上离开,摆到已经装饰好的盘子中。

  「制片,这是可是块上好的阴排,鲜嫩多汁。」导演竟然拿着我的阴排去拍制片人的马屁。

  制片也毫不客气接过我的阴排,夹起已经分割好的阴排,阴排中的大量肉汁渗了出来,制片赶忙伸出舌头接住这块淫水肉汁横流的美肉。

  他两排牙齿轻轻挤压着阴排,舌头享受着里面渗出的美味。

  「好一块芝士阴排,多汁阴排原本的味道没有被芝士掩盖,反而在芝士的甜味下更加出色。真是入口后肉和芝士缠绵在一块,划过到胃里面,真是舍不得。」
  导演自己拿了一整块的乳肉,整块乳肉已经从乳头处竖向切成片,导演夹起一块放入口中,就像美食家一样品尝其中的美味。

  开始原本严肃的脸嘴角竟然上挑,乳肉的入口即化的香甜竟让他笑了出来。
  其他人盘中都拿到着一块我身上的肉,大多是臀肉和大腿肉,虽然比不上乳肉和阴排那样珍少,但融化成肉汁的脂肪,细腻的肌肉纹理都能让他们的口和胃得到满足。

  所有人都高兴吃着我身上的美味的肉,说说笑笑,为一周年特别节目的成功感到高兴,我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我的经纪人,他的盘中还剩着我一半的乳肉,他看向我从中夹起一片,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将我的乳肉填进口中。

  「这个梦太恐怖了~ 赶快醒来~ 赶快醒~ 快~ ……」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